首 页 | 收 藏 | 中国雕艺家 | 南派雕艺  
首页 生活之声 聚龙小镇 文学天地 书画超市 禅茶一味 盆景艺术 雕刻天下 风云人物 榕树下教育培训 莲花寺传统文化馆
书画超市
当前栏目: 书画超市 > 书画评论 >
2013年2月3日 作者:admin [返回]

烟笼寒水月笼沙

 

——小谈陈忠洲先生绘画之美

吴伟平

 此次有幸在中国书法家论坛欣赏到陈忠洲先生花鸟扇面展,的确是幸运。品味之后,我想起“烟笼寒水月笼沙”的诗句,是的,他的画是有这样的美——诗的美!

    冯友兰先生曾说,古往今来对于人类文明有贡献的人,都是呕出心肝的。为什么要呕出心肝呢?因为情不自禁、欲罢不能。好比春蚕,生而为蚕,就不能不吐丝,所谓春蚕到死丝方尽,对蚕而言,就是欲罢不能。我想,这欲罢不能四个字非常好,用在陈忠洲先生身上恰能体现他对深层次文化和高雅艺术的一种献身精神,以及对个体生命有限存在和有限意义的一种超越。那么是什么让陈忠洲先生如此孜孜不倦、欲罢不能?是什么让他执著于艺术攀登而乐此不疲?我想,最根本的,是他拥有一颗火热而善良的心,又洒脱不羁,颇具传统文人情怀使其作品自然而然地洋溢着一种返朴归真、性灵独抒、禅深意远的味道。

 陈忠洲先生多才多艺,于书法、绘尤佳。他功力扎实、用心专诚,有着明确的艺术追求和艺术个性。他深受大自然滋养,胸有云山烟丘,用笔娴熟,婉转雅致,然皆如抛砖落地,沉劲入骨,神采飞逸,生动清美。其构图匠心独运,布局合妙,浑然天成,常能在倏忽间把握住事物最本质或最深情的东西,然后恬淡而出,戛戛有奇趣焉。而在色彩的控制上,陈忠洲先生有其一套方法,使得其能挥洒自如,心手两畅,不为色彩左右又能色相百具、尽有蕴藉。佛智同虚空,自在有菩提。陈忠洲先生画作自有虚空灵动之处,这是他历经千辛万苦和得失悲痛之后的大彻大悟以及对当前自在生活的深切体悟后的心灵射。他不悲、不恋过去,他对现在和未来都存有爱惜之情。他是要好好地过日子,好好地用艺术来表达自己的热情和憧憬。他大概是怕时光飞逝得太快,总是轻声地在说:让时间慢一点他要用手中的笔留下一切。由此他的画总有一股暖暖的爱意,这爱是大爱,是超越时空的爱,是真善美的爱,它在宇宙中凝成一种摧枯拉朽的精神力量。他要用爱来感染人,让人们的心灵得到净化和升华。纵观其作品,主题明确,格调高雅,一派天风飒飒,韵致翩翩,触目之间便自生欢喜,欲占己有而后快。而徜徉其中,让人不由心旷神怡、思接千载,随后一阵清凉、甜蜜之感犹如春泉潺潺出于幽涧,或如夏风拂翠竹,萧萧然有声也。

    陈忠洲先生作画,我无缘看到,但可以想见:大概每画一笔,都要精心推敲,一丝不苟。他在有常必有变的思想指导下,取诸家之长,成自家之体,他的绘画题材以山水花鸟为多。应知平凡之物往往让人司空见惯,但经他入手的画,却能产生出不平凡的艺术感染力仿佛刮起一股强大的形与色,像和势的旋风,有种被吸进画中的感觉。观画,落笔大胆,点染细心。构图出奇制胜,墨彩纵横交错,趣韵无穷。画面灵动 ,引人入胜。生动活泼的线条中显出用笔凝炼和沉健,强烈地表述了画家对平凡事物的内在感情,以及对人生宇宙形而上的内容恒久地思索和期盼。 

 清人恽南田说:笔墨可知也,天机不可知也;规矩可得也,气韵不可得也。以可知可得者求夫不可知不可得者,岂易为力哉!至于画之气韵,则如宋人郭若虚所云如其气韵,必在生知。固不可以巧密得,复不可以岁月到,默契神会,不知然而然也。诚哉斯言!陈忠洲先生于绘画写书,最讲究气韵生动。为了达到此境,陈忠洲先生定是如古人一样澄怀观道,搜妙创真,寄情山水,性灵为上,陶醉在大自然的光与影的旋律中。艺术特别需要苦思冥想,老在人堆里会缺少反省的机会;思想、感觉、感情,也不能好好地整理、归纳。一个艺术家必须能把自己的感情升华,才能于人有益。艺术中的妙与真,很大部分是源于性灵的突现。于是我相信陈忠洲先生一定是坚持写生,注重从生活中获取灵感、培养性灵的创作习惯。这使得他与古训外师造化,中得心源不期而遇,并在这一过程中使自己的心灵与自然物象浑然合一。欣赏他的可知他特别强调生活感受。他努力在生活中寻找新的表现题材和表现手法,他对描绘对象作过大量的现实观察和仔细研究,更作过大量的写生画稿,他的许多作品就来自生活实感的启发。而这一创造正源于他不甘守陈规的内在气质和善于从生活中发现艺术新因素的本领。

    另外,画如其人。众所周知,中国传统文人是极其重视人品及修养的。为此,他还博览群书,出入经典,并力图吃透。他知道书惟有吃透才能解其味领其旨通其意而后方能化为己有,否则食古不化又有何用!毫无疑问,他是个灵活通透、乐观向上、对生活用心的人,因而他常常能在别人发现不到的地方见到大美以及大巧若拙的东西,也因此他常常能独出心裁、明心见性、象外求画、画外求画。他是有一双慧眼的,他是常有真知灼见的,他是有一颗童稚般的心——载营魄抱一,能无离乎?专气致柔,能如婴儿乎?”陈忠洲先生这浩然之气必将凝在画中,成为一种标志性的精神元素。

 关于绘画的艺术性,用傅雷的话说:“现在我深信这是一个魔障。凡是一天到晚闹技巧的,就是艺术工匠而不是艺术家……艺术是目的,技巧是手段。老是注意手段的人,必然会忘了目的。李叔同有这样一句精妙的偈语:学无古人,法无一可,竟似古人,何处着我?陈忠洲先生深谙此理,既潜入传统文化艺术的深层,从中吮吸琼浆玉液,又以自己的天赋气质和独特的艺术追求,对传统加以消化和改造。他的艺术博采众长,从诸家中用宏取精,渐渐形成个人的独特风格,具有慑人心魄的力量感和现代结构美。

 中国艺术有一种水中著盐,饮水乃知的性质。我于绘画并不专攻,然深爱有加,闲暇之际会在画中走走,游目骋怀之际,常感叹那些用生命用理想用真爱来铸就艺术的真艺术家,是他们让艺术走得更远。陈忠洲先生是真艺术家,他以境界美为极致。境界美包含了作品所表达的意境美和作品所反映的品格美。自然客体的美只有通过作者主体的美的创這,才能成为有表现生命力的艺术品。我想,他是步入境界美的佳境了。我相信温文尔雅厚积薄发的他会很快在书画领域里找到自己的位置和一席之地,他也会很快树立自己更为鲜明、面目一新的艺术风格。我与陈忠洲先生虽未曾谋面但在网上能欣赏到他的佳作,并写上一文,亦一种缘分。

    烟笼寒水月笼沙,是诗的美,亦是画的最高境界美!

 

 简介:

陈忠洲 字润卿

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
中国书法家协会发展委员会委员
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中国楹联学会副秘书长

中国收藏协会理事
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任北京大学等数所院校教学共同体书法教学客座教授,
中国国画研究院院长

   



陈忠洲现为当代实力派书画家,98年毕业于北京首都师范大学书法专业,2002年进修于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2006年毕业于文化部中国书法院研究生课程班。陈忠洲先生擅长多种书体,其书法极富创造性,早年隶书作品精美,后潜心简书,以行草正劲圆动的笔触,写庄重厚淳之体,行成了独具个性的草隶,被书界所公认。近年又专注行草,其小字行草精致典雅,作品多次赴美国、新加坡、香港、西德、中国台湾等国家和地区展出,2011年为人民大会堂及中南海创作巨幅山水、2012年为卫星发射基地、山东省公安厅创作巨幅山水;现为《翰墨名家》,《国画研究》、《中国翰墨典藏》、《中国名家》 杂志社社长。



地址:福建省泉州市惠安县    邮编:362100    电话:(0595) 87892517
泉州玖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闽ICP备16006499号-10  邮箱:273985157@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