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收 藏 | 中国雕艺家 | 金马车教育  
首页 生活之声 聚龙小镇 文学天地 书画超市 禅茶一味 盆景艺术 雕刻天下 风云人物 榕树下教育培训 莲花寺传统文化馆
文学天地
当前栏目: 文学天地 > 杂文 >
2012年11月18日 作者:admin [返回]

文学,文学,你在哪儿

吴伟平

 

庄子说:“众人重利,廉士重名,贤人尚志,圣人贵精。”喜好文学的人大多轻利重名尚志却不贵精,也便不愿随波逐流,却也无法觉悟,常自飘零,常自迷茫,故常寄情山水,吟风弄月,聊算一椿雅事。

曾也非常执着于文学。那时候很穷,拼命写,写着写着,忽然发觉这个时代不需要文学了。于是拼命赚钱,赚着赚着,忽然发觉自己丢失了。就这么回事。丰子恺说:人生有三层楼,第一层是物质生活,第二层是精神生活,搞文学艺术的即是;第三层是灵魂生活,即宗教信仰。文学是二楼的。处在中间最难受。三十不豪,四十不富,五十将来寻死路,生不认魂,死不认尸。这样的人生是令人鄙弃的。作为文学爱好者,我们上窜下跳,有时想走下一楼去追求世俗的物质刺激,有时也感到迷茫,努力想探索人生的真谛,但往往不能。我总觉得文人在人生路上很容易犯求不得苦。而这种苦,往往会导致怀才不遇之感叹。杜甫说:文章憎命达,魑魅喜人过。诗圣都如此了,我辈又能如何?欧阳修言:诗穷而后工。厨川白村讲:文学是苦闷的象征。屈原为何会郁郁寡欢,为何要跳江?我一直在探索历史的真谛,最后发觉了一个问题。李宗吾说历史上任何一个有成就的人无不是厚黑学的高手。而我却觉得他们是有福气的人。不然为什么有的人已厚得无形黑得无色,还像在地狱里呢。丰子恺的老师李叔同可谓全才式的人物,最后要去拜印光法师为师。纵观历史上任何一个有成就的文人无不跟宗教有密切联系。李白、鲁迅、苏东坡、林语堂(虔诚的基督教徒)。历史上任何一个有成就的人,你几乎举不出谁没有跟宗教有很深的因缘。这是我近来读史发现的。还有,太史公在写史记时常会感叹:虽曰人事,岂非天命哉。经云:一饮一啄,岂非天定。人世间的事大概就是命定的。人到了一定年龄难免要宿命了。许是一种成熟吧?

我觉得写散文不仅语言要高超,而且一定要有灵性或智性的东西。大学时期很喜欢徐志摩的诗歌散文,就是缘于他的语言比朱自清好得多;刚工作时喜欢李敖的桀骜不驯,梁实秋的幽默;结了婚开始喜欢钱钟书的渊博和林语堂的性灵。而现在喜欢南怀瑾的智慧。南怀瑾云:上下五千年,纵横十万里;经纶三大教,出入百家言。这是他的人生写照,亦是我的人生理想。南老才华横溢,品德高尚,令我辈赞叹不已。于是乎,我开始大量地读书,读史、读美学、哲学、读传统文化。这太重要了。古人讲: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这绝不骗人。六祖慧能更是厉害,听了《金刚经》里的一句话: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便当下开悟。几秒钟而已。兄弟,这绝不是我们可以想象的。达摩祖师说:“无上大道,旷劫精进。”岂是我辈“所可妄自希冀”呀!不过,武侠书上也常会有些菜鸟,只有三拳两腿。但他福气大,误入某幽洞,得到某武林秘籍,忽然武功大进,恍若神人。因此,作为一个写作高手,他会更注重读什么书。一本好书,绝对可以让一个人整个思想发生超级地震,从而悟道。我资质甚劣,即使再好的奇书,也是消化不了的。但我可以告诉大家这份美味佳肴——最近我特推崇佛法。佛是医王,法是妙药。我读了一年有关佛学类的书籍,才懂得一点人生道理。佛经最难理解。佛祖说其难信难解。所以当你拿起经书来读,就是前进了一大步。一个人若没有真正进入儒释道三家,都不能算是文化的高人。文学的源头在哪儿?在宗教。小说的源头在哪儿?在诗歌。而中国的传统文化在台湾,一点也不虚言。上次偶然看到韩寒写了篇《太平洋的风》,这家伙狂得要命,但他去了台湾,便彻底屈服于中国的传统文化了。他是要成熟了。于此,我觉得韩寒绝对是个聪明人。虽然我过去一直不大喜欢他的东西。

我觉得现在文学之所以走向末路,不是文学本身的问题,而是写作者把写作这东西分工了。这个社会好像都是配套而来的。社会亦是分工越来越细,写作是不能这样的。写诗歌就专攻诗歌,写散文的就只会写散文。这怎么行!文学本身是个炼仙炉,若要炼出各种仙丹,是需要各种条件聚合,尤其不能缺少道德、情操、气节。文死谏,武死战。是儒家道德的最高境界。毛泽东说:人是要有点精神的。做为一个优秀的人,还应当有一点思想。但现在的所谓文人大多是没有精神,没有骨气,更不用说思想了。他们好高骛远——善于巴结高位置的人,这也许没错,人要往上走,总要整合一些优势资源吧。但对身边的人嗤之以鼻,这倒真破坏了自己的文学土壤。中国有句俗语说:远来的和尚会念经。耶稣一去家乡布道,乡里人都笑着说:这是打铁匠的儿子。影响中国一千多年文化的马祖道一回自己的家乡也被人笑着说:他是编竹筐的儿子。他笑着说:学道不还乡,还乡道不香。由此,我觉得人既不要“好高骛远”,亦不必自怨自艾,一切的宝贝都在自己的心中呢。经云:莫向外求。六祖说:何期自性,本自具足。那我们何必一定要向外孜孜以求呢?何必劳心劳神呢?智者当会返归自性,静观自已,从本心下手!

写作是一种享受。若是男人应当如此:去山上走一圈,澄怀观道,思之愈深,得之愈丰,然后哼着歌儿下山;到了家,先打开电脑,放点音乐,再去泡壶茶,润润肺,而后才像武林高手一样,集中力量,排山倒海地一击到底。你不必太忙。忙会盲的——心盲。忙从字上看,即是:亡失心情。这会导致心盲的。故应当劳逸结合,不要委屈了自己的龙体凤躯。有个人想成为用剑高手。他问一位大师:我努力练习多久能成为高手呢?大师说:十年。他又问:如果我不吃不睡24小时不断地刻苦练习,需要多久呢?大师说:“30年。”“为什么呢?”“因为你忘记了做这件事的乐趣所在。因此,做事不能忽略乐趣。趣才是生活的最高境界。写作就应当悠着点。

另外,至要莫若教子。对于子女的教育还是应当不计成本的投入。我开始引导孩子读传统经典著作。过去妻子老是说我不把孩子放在心上,说我桃李满天下固然是好事,但自己的孩子若不培养好,教学能力是要大打折扣的。我当初不以为然,现在觉得她说对了。教育孩子与写作,都是累活,都要花费大量的心血,但会让我们明白这个简单的道理: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教育是长期投资,是慢慢炖出香味来的;而写作何尝不是如此?但现在人写作是搞快餐式的,太急于求成了。因此大家心知肚明,也不会希望写作能带来多少的金钱。付出总要和收入成正比吧。当你懂得教育好自己的孩子了,我说,你的写作水平一定提高了不少。

文学,文学,你在哪儿?在于本心!                  



地址:福建省泉州市惠安县    邮编:362100    电话:(0595) 87892517
泉州玖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闽ICP备16006499号-10  邮箱:273985157@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