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收 藏 | 中国雕艺家 | 南派雕艺  
首页 生活之声 聚龙小镇 文学天地 书画超市 禅茶一味 盆景艺术 雕刻天下 风云人物 榕树下教育培训 莲花寺传统文化馆
文学天地
当前栏目: 文学天地 > 小说 >
2013年1月12日 作者:admin [返回]

接火把的人

吴伟平

 

谨以此文献给全市所有奋战在文艺事业上的工作者,并以此共勉。

那天,风和日丽,碧空如洗。阿昌陪着文友小陈一起游清源山。沿途风光旖旎,佳木葱茏,奇花灼灼,暗香盈袖。偶见幽涧泄银,良禽异兽出没于蒙络摇缀的林间,分外添了几许雅趣。小陈赞不绝口,说:“地下看西安,地上看泉州。此话不虚呀。”阿昌不厌其详地介绍清源山及泉州其它名胜古迹,引得小陈心驰神往,不停地说,有空一定要陪他多逛逛。在老君岩面前,小陈虔诚地鞠了一躬,而后对他竖起大拇指,用半生不熟的泉州话说道:“你们泉州人个个猛!”听到他心悦诚服地赞叹,阿昌连声应道:“是呀,是呀。”内心倏地涌起了一股自豪感:我是泉州人,我的血液里流淌着泉州名城最优秀的精神品质,那就是——爱拼才会赢!

抬头之际,一只苍鹰正展着强壮的翅膀浮于高空中,那健拔飒爽的雄姿和挥斥方遒的气概撩拨了他对未来的憧憬。

“回去我写几首诗抒情一下。”小陈注视着他,眉开眼笑地说道,“你呢,写一部长篇小说反映你们泉州人的奋斗史吧。”

“我已经在构思呢。”他笑着说道。

“你行的。”小陈笑道,“我等着拜读。相信是一部好作品。”

他没说什么,温文尔雅地笑,隐隐觉得重任在肩。但他就喜欢这种富有挑战性的东西。它会激发他内在的潜力,让他看到拼搏划出的美丽彩虹。

泉州人有个优点,那就是他们一旦确定了目标就会执着地去追求。他也不例外。

吃过晚饭,他换上休闲装,坐在书案前凝神静听南音名曲《梅花操》。它时而低沉,时而高昂,时而激越,时而悠扬,时而如金戈铁马,时而如高山流水,时而如曲径通幽,时而如玉珠落盘。这古朴典雅的优美乐曲,把他带进了一个熠熠生辉的殿堂。他陶醉了,情感之海千帆竞发百轲争流。那时,月色入户,洋洋地洒了一地,如二月幽涧滑落的一袭甘泉。他为自己沏上一杯清香四溢的铁观音,开始研磨作品的主题。于是,焕然一新的古城,波涛澎湃的大海,轻松诙谐的木偶戏,缠绵流丽的梨园戏,一波三折的高甲戏,静卧千年的洛阳桥,云雾缭绕的戴云山,用石头凝固历史的东西塔,白云出岫山峦映发的九日山,风情万千的惠安女,敢为天下先的晋江人,林林总总,像花蝴蝶一样在他脑中忙忙碌碌地穿梭着,交织着,重叠着,隐现着,绽放着。他似乎要捕捉到什么难以言传的东西了。可是一不留神,它却像顽皮的鱼潜进了大海深处。他感到惋惜。但他不愿就此罢休,否则一切都有可能功亏一篑。他重整旗鼓,把思绪之网撒得更广袤。他小心翼翼,如扫雷的工兵;他执着探求,如视死如归的勇士。他思索的眼睛一动也不动,但分明有深邃睿智的粒子在奔涌,偶尔也会像万花筒一样怒放。经过几次峰回路转,他在黑暗的甬道里发现了一道光明。由是,他蹑手蹑脚地走过去,终于找到了文学的伊甸园。

他笑逐颜开了,把千辛万苦寻来的思想火花定格在脑海中。

他觉得自己已经准备得很充分了,便果断地拿起笔开始创作。他把多种技法运用得恰到好处,不敢马虎草率,而是一丝不苟、精益求精。

静静的小屋里,热血在流淌,情感在澎湃。他需要一次完整而优美的裂帛!他手不停地书写着,整个人活像一个发光体,随着时间的推移,不久便是焰火冲天了。他在燃烧。他要像凤凰涅槃那样在烈火中得以重生!

晨曦微露的时候,他狼吞虎咽地吃下一大碗崇武出产的鱼卷汤,又激情洋溢地投入到创作中去。那时小说主题的雏形已经具备了。他现在的任务是把多年来掌握的技法娴熟地运用到作品的细节中去。他讲究:虚实相生,粗细杂合,繁简有序,传统手法和现代风格互放光彩。他越来越亢奋了,如同一头飞奔的神驹在云端自由遨游。他甚至聆听到凯旋的答答马蹄声。

一个月后,他终于完成了。小说的名字叫《我是泉州人》,共有十多万字。

“多么完美的一部杰作呀!”他欣喜若狂手舞足蹈地说道。

然而当他吃下一斤多重的永春芦柑再认真看了一遍稿件后,他呆住了:作品还存在着严重的缺陷!虽然有人会说,它很不错呀,你看,单那灿烂的语言就足以叫人心悦诚服了。可他不这样认为。他觉得作品还没有充分地体现出那些内在的、属于精神更高层次的东西。在他眼里,这件作品是苍白无力的。他恼怒地把它弃之一旁,然后疲惫不堪地躺在摇椅里,一动也懒得动。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问题肯定不是出在技法方面。那又是什么破坏了这件作品呢?他琢磨着,咀嚼着。忽然布满血丝的眼睛乍亮,他知道他对古城和泉州人的理解和体会还不够。

他有些懊恼,但他决不言弃。

他在思考。他在探索。他在披荆斩棘。他在攀登。

然而在攀登的过程中,他病倒了,住进了医院。

很不情愿地醒过来。这一醒便注定后半夜将难以入眠。

病房一片惨淡的朦胧。其它病人都已熟睡。此起彼伏的鼻息、喘息还有偶尔的咳嗽声和梦呓声,均清晰地传进耳朵,使混沌的意识更加清醒、膨胀。走廊上的白炽灯透过玻璃和窗帘不屈不挠地以每秒三十万公里的速度透射进来。明察秋毫的目光敏锐地捕捉到空气里漾动的应是那些携带病毒的各种流动粒子。它们面目狰狞,张牙舞爪,似乎在迅速地裂变繁殖着,并在转瞬之间蜕化成一个个凶神恶煞。他噤若寒蝉,可意识里老是认定自己曾不止一次地惊呼过。他开始感到肋部底下那个地方在隐隐约约地作痛着。他闭上疲惫的眼睛,手不由自主地摩挲起来。

床铺太窄太硬了。平时睡惯了大床铺,习惯于翻来覆去而不必担心会掉下床,但现在不行了,他只能老老实实地躺着,努力使自己安然入眠。但一切努力皆付诸东流。而白天吊瓶躺了五六个钟头,导致骨骼酸疼难当,如今愈演愈烈了。他不能辗转反侧,只好狠下心与各种疼痛作拉锯式的对抗。

对抗的结果是彻底的失眠。他没有占到丝毫的好处。

不知过了多长的时间,许是两个钟头,但更可能是半个钟头。他已然对时间没有个准确地把握了。即使在平时的生活中,他也常常需要外界的帮助才能明确时间老人所在的具体位置。比如每星期的升旗可以告诉他今天是星期一。真的,他不是在装糊涂,而是的确太忙了。忙让他经常晕头转向,忙让他感觉不到时间的存在。他恨自己不能像千手观音那样灵活自如、左右逢源地做完数不胜数的事情。然而忙又让他加倍地要休息了:他的身体素质不允许他再忙下去,否则机器将有可能永远停止工作。他明白这太得不偿失了,也强烈地感受到生命之重与生活之美。

可是他讨厌长时间地躺在床上无所事事,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药液一点一滴地从瓶子里流出,然后沿着白色塑料管和针管进入体内。他被漫长的时间束缚着,感到极为不舒服,而夜晚的孤独和沮丧更与何人说?晚饭一过便是万家灯火,欢笑之声从家家户户的窗口飘出来,像五光十色的气球摇曳多姿地升上星光灿烂的夜空中去了。然而幸福是属于他们的,他只能站在窗口眺望。眺望什么呢?他自己也不清楚。也许他什么也没有看。他像行尸走肉一般立在那方窄窄的窗口,一任茫然荡漾在苍白的脸上。那种情形犹如薄雾冥冥的海上,阴风怒号,浊浪排空,一艘失去方向的小舢板已然挣扎徒劳慢慢地沉进大海的最深处。

记忆像筛子一样总会筛去一些没有价值的东西而留下璀璨的珍宝。这些珍宝名目繁多,五花八门,有美德、真知、良心、伤感……不能一一枚举;有时只是一粒,却能演绎出一段辛酸的故事;有时成串映射出青春时期的整个情感历程。总之,记忆是我们的第二生命。

他历来善待记忆,总想更多地挽留一些。为此他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那就是经常地回忆,亦挫之于笔端。

今夜无眠。他悄然披衣立在窗前,轻轻拉开蓝色布帘,巡视周围。窗底下的一排排刺桐树,正如火如荼地开放着。这令他想起“海曲春深满郡霞,闽人多种刺桐花”的诗句来。抬头看,星星暗淡无光,天空像一块巨大的磁铁森森然地倒扣在地球的上方,像是要把那些殒落的灵魂统统吸去。小时候听老人们说人死后都会变成星星的。那么,那么,满天的星星哪一颗是属于父亲的?谁能告诉我?谁能告诉我?黑色的冬风像一把扫帚迅猛地扫过长长的街道,只留下无穷的凄凉。

他眼眶湿润了。

父亲,一个多么美丽多么亲切亲切得几乎令他心碎的字眼呀!在他的思想王国里,它又是最最最沉重的,沉重得可以让他不假思索地放弃一切赴汤蹈火地抓住它抓牢它。多年来,他一直想痛痛快快地喊一声“父亲”,可是,可是,我最最最亲的父亲你究竟在什么地方?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这是多么多么令人沮丧和痛苦的事情啊!他欲哭无泪,恨苍天作弄人,在夜色弥漫的荒山野岭里不知疲倦地寻找父亲。希望和失望无数次地交织在一起,又无数次被击得七零八落,终化为绝望的灰烬……他终于哭出声了。但那只是在梦中。在现实中他绝不哭。他一向很坚强。

生命对于每个人都仅有一次。正因只有一次,所以即使非常碌碌无为地活着,总比死去要好得多有价值些。这也是人们常说的“好死不如赖活”。生的对立面是死,阿诺尔德•汤曾强调指出,它本质上乃是生物学中的二分体事件,即两个人的事件。依其所言,生者的负担就比死者更为沉重,因为死者已经没有未来,而生者,则得带着这种沉重的负担去活着,去面向漫长的未来。生,是伟大的。他轻轻擦拭着不知何时爬上来的泪水,咬紧牙关对自己说:“我一定要战胜病魔,健康而勇敢地活下去!”

他还记得今年清明节那天,他独自上山给父亲扫墓,看见父亲的坟头长满记忆的荒草。他喜欢这么想象:那是父亲的胡须和长长的唠叨。在这特别的日子却被干净地锄去。彼此都很安静。白云以哲学家的态度关注生死,槎桠枯树悄悄地抽出绿色的希冀,三月的流莺唱出了一山的活气。他低头抚弄往事,还有泛滥成灾的心堤。他不语,用坚强噙住眼泪的挣扎,认真地想:一年只有这一天,他显得特别的成熟。

后来,他轻声哼唱父亲最喜欢的那首闽南歌《爱拼才会赢》——

一时失志不免怨叹 

一时落魄不免胆寒 

哪怕失去希望 

每日醉茫茫 

无魂有体亲像稻草人 

人生,可比是海上的波浪 

有时起,有时落 

好运,歹运 

总嘛照起工来行 

三分天注定 

七分靠打拼 

爱拼才会赢 

情到深处,几欲掉泪,都被他绾住了。那时午后的山坡,显得格外的静穆。阳光像父亲的目光一样柔和,充满爱意。他庄严地站着,头脑里又闪烁着父亲过去的鞭策,不禁心潮起伏。“爸,你放心,我会好好打拼的!”说完这话他便气宇轩昂地下山了。

第二天他做了一些常规检查:血液化验、尿液检查、B超、心电图等等。

期间吊瓶照样进行。累计共输液1450毫升。花去五个钟头。他再次尝到医院那种炼狱般的苦难。

白天唯一令他快乐的事情是:当他一手高举着输液瓶去卫生间方便时,他忽然想到了董存瑞一手托着炸药包舍身炸碉堡时的高大形象,便忍俊不禁了。

可是晚上不知怎的他特别的烦躁难安,毫无商量地又失眠了。

他依然披衣立在窗前静静地看外面。近处有几幢楼房正在加班加点地鏖战着。那里灯光如昼,机器轰鸣,人声嘈杂,但动作和思想紧张而和谐地配合着。工人们用自己的汗水和智慧谱写了一部现代文明的交响曲。远处则一片“火树银花不夜天”的绚丽景色,充分展示了古城“温馨、大方、和谐、亮丽”的独特魅力。

差不多凌晨两点的时候,一场小雨如薄雾一般笼罩着整个古城。古城显得更加恬静肃穆了。他觉得有点冷,便把上衣拉得更紧凑些,开始以一种审视的目光重新打量这座既古老又年轻既喧嚣又实在既明朗又神秘的滨海之城。它襟江带海,钟灵毓秀,物产丰富,文化瑰宝灿若群星,历来英才辈出,俊彩星驰。纵观改革开放以来,它一直政通人和,百业俱兴,不停地旧貌换新颜。为此,它拥有许多引人瞩目的桂冠:中国历史文化名城、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世界宗教博物馆”、“国际花园城市”……泉州声名远播,犹如一颗璀璨的明珠,日益吸引世界关注的目光。而它的每一次显著的变化都令他激动不已,骄傲万分。泉州有艰难的昨天奋斗的今天更有辉煌的明天!他在心中默默地祈盼着,也希望自己病愈后能继续为家乡的文化事业贡献绵薄之力。

他热爱泉州,因为他的根就在泉州这片一万多平方公里的神奇土地上!

到了后半夜,他再也支撑不住了,便回到床上休息。不想一躺下就陷入梦境。他梦见父亲死而复生。醒来时刚好七点半,想起今日又是难挨的一天,他不禁垂头丧气起来。他觉得自己的锐气和勇气都已经落荒而逃了。他看不到任何赏心悦目的东西,便不停地自怨自艾。他不再为自己鼓气了。他不愿再勉强自己要坚强了。他甚至想封笔,让一种美好的理想无端夭折。

呵,他凄凉地笑道,他从来没有真正坚强过!

早饭过后,护士开始给他输液。他麻木地躺着。

中午刚到,他的手机便不停地响起来,是朋友打来关心的。

 “阿昌你一定要好好养病。”阿毛说。

“我会的。”他哽咽地答道。

“我期待着你的新作呢。”阿毛说。

“很快你就会看到的。”他咬着牙说。

“祝你成功。不过你一定要先把身体医好。”阿毛说。

“谢谢。我会的。”他抽出一口气,眼眶已经幸福地潮湿了。

不久是阿牛打来关心的。后来是小珍打来祝贺他的作品刊登在某杂志上。再后来是市文化局的老吴打来问候的,并表明一定要支持他的文学创作。

朋友的每一句话语,都令他激动得要哭出声。他真的很不坚强。他的眼泪不辞辛苦地流着,溅湿了白色被单。他不情愿地关机了,睁眼看着天花板。现在他觉得自己如果不好好治病倒会辜负大家的一片厚望。他为先前自己的倦怠感到羞耻。

他要认真充实一下自己的生活。他看书向来有个好方法,那就是苏东坡的八面受敌法。此法可以让他考虑周到,能从各个方面去探讨和汲取书里的知识。所以同样看一本书,他总能比别人更有所得。《围城》他已经看了三遍,可是现在看起来,又别有一番情趣。此次他做了许多独出心裁的批点。看书让他心平气和,容纳百川,无欲而刚。

他精神焕发,全然忘却了身上的病痛。他一直鼓励自己说:为了美丽的明天,他必须坚强地活着;为了明天的美丽,他必须坚韧地奋斗着。

想想这几年,经过岁月的洗礼,风霜的磨砺,一路坎坎坷坷,艰难跋涉,他不是迎来了草长莺飞的春天吗?前面的路还很长,他无需自怨自艾。他为先前的念头开始感到羞赧了。放弃,这不符合他的性格。意志坚定,勇往直前,这才是他的本性。后来,他抓起笔写下了一首诗歌《接火把的人》,以表达心声——

你从普罗米修斯手中接过火把以后

便奔跑于崇山峻岭的荆棘间

黑暗的甬道如同黑色的风衣一样温暖

狂涛巨澜铸就了你东西塔似的骨骼

再大的风雨也不过是

你脚下的一出戏,一束闪烁的智慧

看,清源山袅袅的云雾是你喷出的灵气

洛阳桥上的飞虹是你甩下的七彩汗水

崇武的朝阳楼是你竖起的坚定桅杆

看呵,一山摇翠,一池清波

一川烟雨,一城风姿

都有你洒落的音符

如风铃一般悦耳如雏鸟一般婉转

为此,你更加疲命地跑,两腋生风地跑

不惜毛发化作葱郁的草木

眼睛变成清澈的湖泊

让思想驾着车轮走遍大街小巷

你一直在跑,气吞万里地跑

为的是手中的火把越烧越旺

带着绚丽的辉煌奔赴刚抽绿的前线

还要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

两个月过去了,他凭借坚定的意志和执着的信念,在药物的帮助下终于战胜了病魔的耀武扬威。他恢复了健康,对生活有了更高层次的向往和追求。他要像坚果里的种子冲破硬壳的阻挠,在土壤、水分和阳光的滋润下,抽出绿芽,一寸一寸地拔高,而风刀霜剑对它束手无策,它不久便茁壮地长成如同开元寺的那株千年古桑,遒劲挺拔,一树摇翠。

出院那一天清晨,他精神抖擞地推窗而望。不远处的几幢楼房已经全面竣工了。它们像巨人一样傲然屹立,八面威风,为古城增添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他露齿而笑,感到心旷神怡。

回到宿舍,他把先前写的一大沓稿件毫无商量地付之一炬,然后不顾疲倦又把自己关在小屋子里。他很快就调整好心态,摒弃了急功近利的不良情绪,让激情如火苗一样冉冉地烧起来,让灵感在造化的自然里分娩,让情与理潜藏在呐喊的笔下漫游。他聚精会神地挥洒自己的才情,丝毫不敢怠慢,进入了忘我的境界。疲劳消失了,亢奋却风起云涌。

小说进展顺利,也可以说相当成功。他以他敏锐的目光、独特的感觉、睿智的哲思勾勒出一幅幅泉州人艰苦创业勇往直前的精神画卷,热情讴歌了泉州人朴素大方吃苦耐劳务实上进的品性。他倚马万言,犹如万斛泉源倾泄于高峰之间,璀然有声。而文采斐然,妙语连珠,更是令人拍案叫绝。因为如此他常常自我陶醉,感觉正如才子登临泰山而小天下,或如百轲竞游激起千堆雪。在他亢奋的思想王国里,他一直坚信自己是一匹神驹,既能腾云驾雾,又能呼风唤雨;他也是顶天立地的英雄,尽可以运筹帷幄,睥睨万物;他又是那喷薄的太阳,跃于海而普照神州大地;他还是搏击长空的鹰隼,叱咤凶猛,拥有排山倒海之威力……他无拘无束地驰骋于神秘的文字海洋,在想象和激情的支配下,势如破竹地驱逐出过去那些淤积于内心深处的不良情绪,重新塑造了一个个雄姿英发昂扬挺进的形象。

几个星期悄然飞逝了,而泉州人勇立潮头的奋斗史已经跃然于纸上了。他乘胜前进,终于在第六个星期的某个黎明姗姗而来的时候大功告成。

这一次他感到心满意足了。他完成了一次生命的重大飞越!

他用电子邮件把小说发给所有朋友。然后迎着朝阳,他跑步来到海边。那时海风习习,涛声依旧,自然与历史在这里得到高度的交融。伫立码头,感受潮起潮落的风姿。他觉得古城像一条巨龙在腾飞,而他的思绪随着海涛一起汹涌。他忽然想放声歌唱,可是有一种湿湿的液体不听使唤地夺眶而出……

那是幸福的眼泪!那是骄傲的眼泪!



地址:福建省泉州市惠安县    邮编:362100    电话:(0595) 87892517
泉州玖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闽ICP备16006499号-10  邮箱:273985157@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