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收 藏 | 中国雕艺家 | 南派雕艺  
首页 生活之声 聚龙小镇 文学天地 书画超市 禅茶一味 盆景艺术 雕刻天下 风云人物 榕树下教育培训 莲花寺传统文化馆
莲花寺传统文化馆
当前栏目: 莲花寺传统文化馆 > 佛家 >
2013年4月16日 作者:admin [返回]

广钦老和尚云水记

 

(2012-05-30 19:37:11)转载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广钦老和尚云水记作者:佛学结善缘

/宗昂

一、初见广老,再见挖宝

民国六十五年,第一次见到广钦老和尚,当时老人家没别的开示,只教我们好好念佛。同去的政大东方文化社同学,都觉得非常失望,传说中老和尚是一位传奇人物,可是见面竟觉平淡无奇。大家以为大老远跑来,但这么一句话打发,未免大失所望。同学中有一位素以博学多闻自居者说:一字不识的老和尚,能开示什么嘛!'无知的我们,在心里上也认为——没错,就像有眼的向没眼的问路,当然问不出个所以然来!于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翌年,参加忏云法师在台北念佛团打佛七,忏公非常敬重老和尚,于佛七圆满后,浩浩荡荡七、八十人,上土城承天寺拜访老和尚。当时,承天寺建筑简陋,只有几栋寮房,没有现在这么辉煌壮丽。在老和尚的丈室,里里外外挤满了老老少少,有专程来请益的,有好奇凑热闹的,有登山路过的。

老和尚一语不发地坐在禅椅上,俟忏云法师进来,引领大众行过大礼后,大家就地坐定。忏师与老和尚请安后,整个丈室就静默下来。老和尚显得精神愉悦,似乎非常高兴。见大家默默无语,老和尚面对大众说:你们打佛七挖宝,既然挖到宝,应该奉献出来;来,道一句。'听老和尚这么一说,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就像是说,挖到宝的不是我,你们有那位挖到的?赶快拿出来,否则真没面子!经过一阵眼目传神后,平日谈天说地、讲经说法头头是道的我们,谁也拈不出一偈半偈来。

当大家面面相觑,默然无语,压得有点坐立难安时,忽然一声南无阿弥陀佛'从一位比丘尼口中迸出来。大家猛然回头,将注意力投射到这位中年比丘尼身上,看看是何方神圣作此狮吼!瞬即将注意力又回到老和尚身上,想由老和尚这里觅个消息!只见老和尚摇摇头,指著前面一位小孩子说:这句,连三岁孩子也说得。'

接著,又恢复宁静死寂的状况,只见老和尚目光炯炯,似乎在探寻,到底谁把宝藏起来不肯示人,到底是谁?来!道一句,道一句。'老和尚似是身经百战的老将,兵临城下,在那儿叫阵。大家在老和尚凛冽眼光与坚决有力的鞭策声下,噤若寒蝉,连呼吸都觉紧张。这才令我觉察到这不是书生论战,而是真刀实枪上阵,没有真功夫真本事是上不了战场的。

有位坐在前面的比丘,大概是被老和尚盯得浑身不自在,他摇动一下身子,揣摩一下,然后压宝似地挤出一偈: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老和尚表情淡然,转过来面对这位比丘说:我们关起门来说话,你不要以为这件衣服(指著自己身上所穿的出家衣服)可以随便穿的,要真正穿得起这件衣服可不是容易的!'接著又是一阵寂静,老和尚见大家拿不出像样的货色示人,一缓咄咄逼人的眼光,和颜悦色地说:古人打佛七,要在克期取证,若是到时候拿不出东西来,那不变成打佛吃了么?(即打著念佛的招牌吃饭)'停一口气,老和尚又说:打佛七,想挖宝,这是贪。来我这里,又想挖点什么走,这也是贪。'老和尚话未说完,底下有两个人在那儿交头接耳,意思是说:我们挖不到宝,老和尚要我们把宝奉献出来,老和尚自己有宝,还要我们的,这不也是双重的贪心吗?'此话刚说完,老和尚似知若不知的,接著说:若是听懂我所说的,摆在眼前的,他就拿得到;若是听不懂的、不识货的,就是双手捧到跟前,他也得不到。'

老和尚此话未完,忽然有一位年轻人问道:老和尚,您有念珠吗?'老和尚回说:没有!'他见老和尚身上真的没念珠,这出戏演不下去了,侧见忏公手上拿著一串小念珠,正在那儿念著,于是箭头指向忏云法师问道:这位法师,您有念珠吗?'‘有!'忏公坚决有力地回答。年轻人老大不客气地说:请您把念珠给我!'忏公回说:我在念的不能给你,我要给你的,你不能丢掉。'‘念珠拿来!'年轻人手伸得直直地说道。话犹在耳边,老和尚忽然指著年轻人说:你现在念的就是!'年轻人顿息骄傲之气,默默无语。两位法师出广长舌,一个由空入有,一个由有转空,配合无间,真令人赞叹!

二、众生有病,法师亦病

大概是民国六十七年,听说老和尚法体违和,有意撒手西归,寺里大众非常难过,特地请名医上山为老和尚把脉,老和尚不愿劳师动众,经过寺众一再恳求,勉强答应让医生诊断。医生毕恭毕敬地把脉后,脸上表情奇特,把了一次又一次,只见其仔细在那儿,似乎在细听,又似在沉思;最后他说,老和尚脉搏与常人迥然不同,可是却查不出什么病。老和尚笑著,指著在地下胡跪的徒众,向医生说:他们都有病,顺便给他们看看!'大家表情讶异地看老和尚,然后排遣那份凝重的忧心笑了出来。这似乎应了净名经中,维摩居士所言:众生有病,我亦有病!'据寺里法师说:老和尚曾经说过,他老人家往生,当示现病相,娑婆世界太苦,怎堪蹉跎!'老和尚慈悲,连走时也要为众生上一课。

风闻老和尚生病,上山请安、慰问的人络绎不绝;忏云法师及四众弟子,也急忙上山请佛住世'。当我们见到老和尚时,只见他老一会儿咳嗽,一会儿吐,又不见吐出什么东西来,有时又咳得一句话要分作好几次讲,而且身体随著咳嗽,前后摇摆得很厉害。看到他老人家如此,大家心里都有一些不忍。忏公及大众一齐恳切地请老和尚慈悲,应以苦难众生为念,多住世几年;老和尚说他作不了主,他这个身躯如破旧的瓦房,即便勉强维持,台风一来也是经不起考验的,不如早点走,换个钢筋水泥之身再来,才可大弘法化。大家极力劝说,老和尚这一去一来,前后至少要二十年,这二十年人天没有眼目,众生失去依怙,还请老人家多留几年。老和尚说他丹田无力,说话有气无声,无法应众生所需,勉强留住也没意思。大众又说:老和尚住世,只要静静地坐著,无形中即可增长大家信心。'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最后午斋时间到了,老和尚依然说他作不了主。忏云法师持午,于是决定在承天寺为老和尚举办消灾延寿药师佛七',为老人家暖寿,遂匆匆赶往斋堂。

大家怀著沉重不安的心情,正在斋堂用餐,没多久,一位比丘尼很兴奋地跑了进来,在忏公面前,迫不急待地说:忏公慈悲,老和尚答应不走了;还得请忏公来打佛七,不过老和尚说最好打阿弥陀七。'大家听到这些话,都高兴开朗起来,管它药师七、弥陀七,只要老和尚想留,打什么佛七都可以,顿时胃口大开,一扫方才郁郁不安的心绪,有的等不及,上楼看老和尚,只见他老人家悠游自在地在室外散步,这是忏公在承天寺打佛七的因缘,也是本人亲近老和尚,探知老和尚生平的因缘。

 清贫如洗,坎坷行旅

广钦老和尚生于清光绪十八年(公元一八九二年)农历十月二十六日。原是福建泉州惠安人,本姓黄,家里赤贫如洗。三、四岁时,家里为老大娶妻没银两,将师卖到泉州晋江李氏人家。李家务农,在山坡上种些水果维生,日子勉强过得去。养父母由于膝下犹虚,待他如同己生。师幼时体弱多病,养父母忧心如焚,为保平安,依当时习俗,在养母娘家附近观音亭许愿,将师送与观音菩萨当契子。此举,为师与佛菩萨种下深缘厚愿;而师亦本宿慧根,养母茹素,于七岁时,亦自愿素食,不曾动摇。

一九〇〇年,师九岁,不幸,养母别世;过二年,养父也跟着走了。短短的时间,由于无常的摧折,师顿失依怙,举目无亲,幼弱无力,孤零零的一个人,不知如何归趣?俟养父母丧事办妥,远门亲戚遂为师安排到南洋谋生。先在店里为人扫地、煮饭,做杂役佣工维持生活。年纪稍长,身体渐强,力气较足,转而与人结队上山垦林伐木,虽然辛苦,赚钱较多,也较为自由。一日,大家照往昔时间散工,正准备搭乘“轻便推车”下山;师不知怎的,一直觉得这班车不安全,他直觉地警惕同事不要搭乘,大家急于回家,只当他是胡言乱语。没料到,这部推车果然出事,翻落山谷,人皆以为奇。师虽在山上做苦力,依然我行我素;此事过后,同事都半开玩笑地劝他:“你既然如此坚定地吃素,又能料事如神,何不回泉州老家修道去!”虽是戏言,师却如梦初醒,想起养父母正当壮年,说死就死,以后自己迟早要走上这条路,何必绕着圈子走路呢!于是束装返乡,决志出离。

壮年出家,一心苦行

公元一九二七年,师三十六岁,于泉州城内承天寺剃度出家。承天寺是一座古色古香的帝王殿宇,传说该寺建于明英宗正统年间(公元一四三六——一四四九年),距今约五百多年,占地十八万。当时,有位勤王野心勃勃,见该址风水优越,地基广大,妄图依止风水就帝王九五之业。可是殿中缺水,必须于一夜之间凿井百口,否则帝业难成。勤王于是选择良辰吉日,鸠工凿井;一口一口拼命直凿,只见水如泉涌,王心中暗喜,没料到井成九十九口,群鸡惊啼,晨曦抖露。勤王急得冷汗直流,只因一井未成,帝王之业瞬成泡影。惊叹之余,自知福德不足,遂将帝殿奉为禅林,命名为承天寺。

我们若有机缘到泉州承天寺参访,可见直写的寺名,上方加有“赐”二字,字旁刻有龙纹衬托,中间写底“承天寺”格外醒目。我们无法从寺匾门额证实传言真伪,但是,由此事可知该寺确实源远流长,传说颇富神秘色彩,而寺里亦多古迹。该寺石铺的古道旁,矗立两塔,其一为传说神奇的“飞来塔”,另一则与之高低相若形体划一对峙而立。虽然表面看似相同,可是飞来塔常年清净,一尘不染,另一则鸟粪满柱,飞尘粉饰,不忍卒睹。进香者每每伫思良久,不所以然。凡此古迹共有八处,另有“月台倒影”、“石龟食米”、“狮子吐烟”、“石梅花香”、“一尘不染”、“龙王井”、“鹦哥吐雾”等奇观活景,为世人所乐道。而这些传闻,越传越远,越传越神奇,至今,只堪怀古幽思,已无从查证。而不为传说佳话所变者,唯是寺内宏伟之建筑,寺内有禅堂、念佛堂、法堂、祖堂、客堂,宽敞轩伟,计有六大殿堂,大殿可容千人,寺里常住六百多人,俨然一丛林古刹。

师未上承天寺出家之前,自以为福浅德薄,出家之后未成道之前,若广受十方供养,恐偿还无期,道业难成。因此,当师决志出家后,亦随即在家里学着减衣缩食少眠,为进入空门铺路。及至能够日中一食,树下一宿,不依床铺止息,方肯祝发为僧。出家后专志苦修,食人所不食,为人所不为。承天寺以“佛喜转瑞,广传道法”八字传承法脉,当时承天寺住持为“转”字辈的转尘上人,而师则拜在苦行僧瑞芳法师座下,由此亦可知师心志所在。

瑞芳法师苦行过苛,不幸英年早逝。师虽拜在瑞公座下,而实际教化广师的任务,完全落在转尘上人肩上。转公知师根基深,将来必为法门龙象,因此,鞭策甚紧,时时耳提面命。某日,大家出坡工作,近午,收工返寺时,正闻午斋云板价响;由于丛林人多,供众不易,平日省吃俭用,汤汤水水,没有滋养,加上出坡卖力,众人都饿得发晕,顾不得把工具收拾好,纷纷挤往斋堂。师本亦想赶往斋堂,可是为转尘上人叫住,命其将所有工具归位。当时,师也饿得四肢发软,两眼无力,一边收拾,心里边一直不是滋味,心想:干这么粗的活,吃这么差的饭菜,又受此奚落,何苦来哉!嗔心一起,不管它三七二十一,和尚不干了,信步朝山门外走去。没有多远,又自忖道:“我不是决志苦修,专为了生死而出离吗?今独为一点苦差事闹意气,岂不有违初愿吗?经自己下一转语,忽觉志气昂然,一时倦怠、饥饿、不满,全部抛却九霄云外。遂至转尘上人跟前复命,转公允其随众入斋堂,并叮咛一句:“吃人不吃,做人不做,以后你就知!”自此以后,师更刻苦自励,不敢兴退却之念。

师由于自小不曾受过教育,大字认不得几个,既不能讲经,又不善敲打唱念,经常为人所不耻,自己也觉苦恼。心想:虽然少吃少睡少穿,可是仍然无法上报常住下化众生。于是,决意植福报恩,每天为大众盛饭,等大家吃饱,然后将掉落于桌上地下的饭粒收拾起来,也不重新洗过、蒸过,就吃将起来。若有远来大德高僧,则为倒茶水、送洗脸水、递毛巾、拖鞋、放洗澡水,或搬砖运瓦、砍柴、煮饭、洒扫、洗刷……举凡一切粗活贱役,极力承担,从无怨言。

常坐不卧,念佛得证

师执贱役修福十余载,后被委派为香灯,每天早起晚睡,负责清理大殿,以香、花、灯、烛供佛,并打饭醒众共修等工作。某次,师睡过头,慢了五分钟敲板,心想:六百人同修,每人错过五分,一共怠慢了三千分,此因果如何承担得起!遂于大殿门口跪着,一一与大众师忏悔。师责任心重,罪己甚严,自此以后,每天于佛前打坐,不敢怠慢。由于警戒心重,一夜惊醒五六次,就在惊警戒慎之中,醒醒睡睡之间,师自然而然打下不倒单的基础。

一九三三年,师已进入中年,却仍未曾受具足戒;师自壮年出家至今已六年矣!其所以迟迟不肯受比丘戒,承担如来家业者,实恐上欺佛祖,下瞒众生,外负师友亲恩,内负己灵。及至,于鼓山涌泉寺精进佛七中,得证念佛三昧,方许顶戴如来,前往兴化龙山寺受具足戒,得自在云游身。

一般人只知道是参临济禅开悟,不知师实是于念佛先得力而后参禅。师于鼓山涌泉寺佛七中所见,只能从一外国参访者与师的对话中,得知一二。师谦谨朴素地答复这位远地参访的异国同道说:“当时,在念佛声中,忽然之间,身心皆寂,如入他乡异国,睁眼所见,鸟语、花香、风吹草动,一切语默动静,无非在念佛、念法、念僧。此种景况绵延三个月未曾中断。”

《佛说阿弥陀经》有云:“复次舍利弗!彼国常有种种奇妙杂色之鸟,白鹤、孔雀、鹦鹉、舍利、迦陵频伽、共命之鸟。是诸众鸟,昼夜六时,出和雅音,其音演畅五根、五力、七菩提分、八圣道分,如是等法。其土众生,闻是音已,皆悉念佛、念法、念僧。”又言:“舍利弗!彼佛国土,微风吹动,诸宝行树,及宝罗网,出微妙音。譬如百千种乐,同时俱作。闻是音者,自然皆生念佛、念法、念僧之心。”由是经典所宣,与师所见对照,佛陀慈悲,师父慈悲,虽然是轻描淡写,可是于我辈凡夫确是如雷贯耳,轰隆价响,谁也无法装聋作哑,佛陀所言,师父所证,句句实言,于念佛大法能不深信乎!

师经此证验后,决志潜修,为得自在之身,遂于转尘上人应允与叮咛下,前往兴化受戒。师受戒归来后,即积极准备入山苦修,转尘上人知其功夫扎实,龙象初具,遂允其上山独修。上山时,师只携带四套简单换洗衣物,五百钱米(约十多斤米),即满怀希望迈向承天寺后山——清源山,准备作一番活埋。

清源潜修,误入虎穴

清源山,在府城北面,是一座茅草丛生的野山,罕无人烟,山如积木,一山附在一山上,呈梯田状,渐往山后爬升,一山比一山高。后山高多树,有乡民赖砍柴为生,渐成村落,山有小路,可通往府城,村民常由后山朝清源山方向入泉州城卖柴。相传,大陆古城皆以子午线为准,府城坐落方位,都以正北朝正南,以示正心,提示府尹办事亦当如府城居位,一丝不偏,公正不阿,泉州城即是依此道理建立的古城。

师破晓出门,想于清源山寻一隐蔽清幽山洞安身,及至清源山,只见一山山相迭,前山莽草遍野,漫无人烟;后山丛林密布,隐见屋宇炊爨。师曾风闻草莽之山多虎,有木之山多人,盖有木之山,必有飞禽所在,粪便满地,虎怕沾身皮烂,故常避居莽山。师想:“我居山修行,当避人烟如虎避粪;虎为纹身藏草莽,我为悟道锁深山。”于是,顾不得人虎相遇怎么招呼,一意只为修行觅个立命安身所在。

以师当时脚力,从破晓出发,竟至过午方至山脚下。因山壁陡峭,山路难行,只好卸下罗汉鞋,四肢攀附山壁,一步步匍匐而上。向上爬行未远,忽见一状似平台小山,贴紧在另一山上,似甚隐密。及至,见一小山洞,洞宽五六尺,有两个出口,一边高一人许,一边只容半蹲始可进出,洞中有一平台,余则荡然。

师初上山,身心俱疲,乃放下行囊,于石台上安坐。由于远离城市喧嚣,一时身心轻安得未曾有。师于洞中稍事安顿,两三天清净无扰,自得其乐。

一天,师与往常一样在洞中坐禅,忽闻一股强烈腥膻,随风飘入,心里正觉奇怪。隐约之中,似有一庞然大物入洞来,随即睁眼瞧瞧,没想到竟是一只猛虎,心中大惊,脱口叫出“阿弥陀佛”。这只猛虎,万万也没料到,此乃森林之王蛰居之所,居然有此“师”吼,心里没有准备,猛然之间经此狮吼,竟也落荒奔逃。猛虎于惊魂甫定后,重整旗鼓,挺胸迈步,一步步逼向洞中,并不时闷吼,怒目投向法师。

猛虎皈依,人猿送食

师见猛虎奔出后,稍一收心,自想:“若是我过去欠它一命,此世还它一命,自是因果报。”又想:“若不是,岂不因因果果应应报报永无了期吗?”法师心意未定,猛虎已入洞来。师言:“阿弥陀佛,老虎莫嗔!冤冤相报,终无了期;你是在地的,我是出外人,你这个地方让与我修行,以后我成就,必当度你。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猛虎见师念念有词,不知是懂还是不懂,停在那儿没有进一步的行动。法师只顾一心念佛,静待奇迹出现。没料到猛虎竟然颔首称臣,点了点头,温顺地向洞外走去,伏在洞口当起护法卫兵来了。师见此状,心想:必是龙天护法庇佑,诸佛菩萨加被,否则难逃虎口。自此,信心大增,志意更为坚定,遂默默许愿,此生若不悟道,愿终身埋首洞内,永不出头。

师自降伏猛虎后,与虎朝夕相处,了无畏惧,虎亦顺若家畜,乖巧而略通人语,后竟率虎妻虎子回来,于师前戏耍,大献虎舞;又向师频频点头,似有所求,师遂为其授三皈,开示法要。

师虽处人间仙境,了无牵挂,可是,地处荒山,又多草莽,无野菜充饥,师所携道粮滴粒不存,而师定境日深,耽乐禅悦不喜远走。每逢饥肠辘辘,师总低下头来,看看肚皮,拍它两下,然后劝慰它说:“咱们商量一下,请你稍微忍耐一阵子,我们再坐一会儿,你不必着急,等我修好,再给你吃好的、穿好的!”就这样,师又悠游自在进入定中,忘却物我,不知今夕是何年何月!

“呱噜!呱噜!”师虽心乐禅悦,可是却苦于身躯不听使唤,越叫越大声,尤其是夜深人静时,声如雷鸣,再怎么劝,它也不依你了。就像小孩子吵着要吃糖,一次哄他,再次哄他,或许还能安抚得来,但是,太多次法不灵了,不是大吵大闹,就是大哭大叫,不给点吃的,绝对是得不到安宁的。师于百般无奈下,先试着泡茶,把整个五脏庙灌得满满地,可是出定一看,全身由头到脚皮肤都呈黄褐色。改喝白开水,则全身变得浮肿。一气之下,横心不吃不动,只管深入定中,看它如何!渐渐地,只剩一层皮包骨;接着,连呼吸都觉得困难;最后,终于一动都不能动。至此,师始觉大事不妙。于是,运用精神力量推动身体,经过一阵观想,先是手掌稍有知觉,渐而能动;接着脚趾也渐渐由知觉而后能移动,身体各部门随着恢复知觉。然而,全身依旧无力,起初勉强可以在地上爬行,依靠洞壁移步,然后绕着坐椅缓步经行,休息一阵子,然后拖着疲惫之身出外觅食。师常常因为极力参究,久未进食,等到无法再拖下去,却为觅食走着出去,爬着回来。

一日,正饿得发慌,见远处有一群猴子戏耍,只见它们吃着一粒粒树子,津津有味,不觉垂涎三尺,肚子更饿得受不了。师一边看看猴子,收回眼光,又看看自己,不觉莞尔。师想:当下的我,这付德性,与树上的猴子,又有什么差别呢?它能吃,为什么我不能吃呢?随手由地下捡拾树子吃将起来。猴群见有人加入它们的行列,颇觉讶异,彼此交头接耳,鼓噪起来。过一阵子,见师手上已无树子,竟纷纷由树上丢下新鲜树子送与师食。师食树子后,竟自觉目光炯炯,精神焕发。自此,这群猴护法竟也深谙人情世故。经常摘取树子、水果送到洞口供养法师。(屈映光老居士,为祝老和尚七十大寿,曾有“人猿送食猛虎皈依,现届古稀仍是忘形,敬祝佛寿无量”正是写的此段。)

虽然,吃饭问题稍获安顿,可是人总是人,这种艰苦的日子,真是难熬。一日,师正觉心中郁闷,忽见群鸟在空中飞翔,树上啼鸣,似甚安然。师想:人为万物之灵,何以不能自然生活?于是,抛弃胸中郁郁,决定效法飞禽,顺应大自然,自在随缘度日。

树薯充饥,自然度日

后,师于地下挖出一大块“树薯”,重五、六斤,如获至宝,珍惜非常。每次,师只切下一块细嚼,剩下的又埋藏土中,把肚子骗饱了,马上钻入定中,下次出定,再挖它一块,就这样挖挖吃吃,五、六斤树薯,居然维持好几年的道粮无缺。据师自说:挖下一块,剩下的部分再埋进土里,缺口部分,过一段日子又长出小小的树薯。因此,虽然只有五、六斤重的树薯,竟也生生不息,帮法师很大的忙。由于久住山中,野食渐成自然,遂断人间烟火食,成了一个十足的自然人。

某日,师正在洞中参禅,忽闻后山传来惊叫声,师急忙出外探个究竟,只见三五柴夫,站在后山指着山下猛虎嚷嚷。师招呼他们:不必害怕,下来没关系。可是谁也不敢下来,也不再喧哗.大家以惊讶的眼光看着法师.师才恍然,忽又莞尔:我不怕,怎教他们也不怕呢?遂转过来对老虎说:“你们看看,你们前世造孽,嗔心太重,生得这凶面孔,人见人怕。去!去!”经法师这么一说,几只老虎识地跑开了。柴夫们为赶市集,个个急急忙忙下山,也将他们所见所闻,随着柴夫传遍了整个泉州城,“伏虎师”号,不径自走。

自此,柴夫们经过,总会留意师父行踪,偶或遥见,也会打个招呼。于是,有一阵子,柴夫们因久不见师影,议论纷纷。某位柴夫好奇,遂攀岩附枝上山,前往洞中探视,只见师闭目静坐,状甚安然,不敢打扰,悄悄地离开了。过些时日,又不见师父行踪,再拐进去瞧瞧,师依然故我。这样几次后,心中不免怀疑,于是跑去承天寺,禀告转尘上人,转公告以“入定”柴夫似知不知,也就不以为奇。可是日子一久,这群柴夫也就甚觉纳闷,虽说他们是乡野无识,可是,谁能相信,人可以不吃不动,坐那么久?于是入山洞中,试与师呼叫,师无言以对,摸摸鼻孔,也没呼吸进出,他们料定师是必死无疑。又有人往承天寺通报,以人死入土为安,应早料理,不可任弃荒郊。

经久通报,时逾百二十日,转公亦自觉有异,可是又不敢遽尔断定。于是,一方面请人上山准备柴火,为师火化。另一方面,速与弘一大师捎信去,请他老来鉴定生死。当时,弘一大师正在福建永春弘法,获函,即托人来讯阻止,千万不可鲁莽从事,其来视再做决定。

柴夫一炬,弘公三弹

弘一大师前来承天寺后,遂与转尘上人领数人上山。弘公在洞中左观右审,表情肃然而赞叹道:“此种定境,古来大德亦属少有。”遂在师前,轻轻弹指三下,众人随着转公一齐步出洞外,朝后山碧霄岩漫步而去。碧霄岩乃广老之法师父——宏仁老和尚住处。宏公与师相约于山中苦修,一在山下洞中参禅,一在山上岩中念佛。大家来到碧霄岩,茶未泡开,师已出定,上山来与弘一大师、转尘上人、宏仁诸师顶礼请安。

弘一大师谦谨,不肯以长辈自居,亦与师相互回礼。师言:“大师至此,不知有何训诫?”弘公言:“不敢!不敢!打扰清修,罪过!罪过!”相互寒暄几句。弘公见事情已有个了结,遂与师言:“这里没事,您还是请回吧!”差一点付之一炬的生命,举世震惊的大定,就这么简单几句就带过了。弘公恐又干扰广师修行,遂循后山小路,绕了一圈出山去。古来大德行持,竟都如是简朴、谦谨,而又周到。

师自从此番大定后,一路快马加鞭,极力参究,及至证悟,前后穴居共历十三个寒暑。一般人不要说在那么艰辛的荒山上独处十三年,就是在家里万物具备下,一个人独自地面对自己,孤寂地呆守一个日夜,也都是一件非常恼人的事,何况在举目无人的山洞中,坐上十三个春秋呢?单就这份耐得住寂寞的能力,已非我们凡夫俗子所能想象,更甭论自内证验那难忍能忍、难行能行的心路历程了。当然,法师自得其乐、法喜自在的证验世界,也非吾人所能揣知,吾人亦无法与其同享,这是属于法师苦修的代价。大自然的法则,本来就是平等的,在这里失去的,必然从别处捡拾回来,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在修行上,没有任何便宜可占,也没有任何取巧诈伪处,都是步步踏实,一分耕耘一分收获。

师悟后,常自思维:若不下山度众,就如洞穴为石头所塞,无法进出,洞里再有怎么了不得的东西,也无法与世人共享,最多不过自给自足,作个自了汉罢了。如此,不但辜负佛恩,亦有违初愿。于是,毅然决然,搬开心中这块大石,信步迈向苦海众生,为作慈航明灯。此时正是一九四五年,抗战胜利那年,而师已五十五岁矣!

师回承天寺后,自然引起一阵骚动。大众中,有以好奇眼光,面对眼前衣衫褴褛的“山顶洞人”;有以怀疑的眼光,看看才不出众、貌不脱俗的他,如何能有出类拔萃的证悟呢?然而,大部分的同修,都以怜悯、敬佩的眼光,付予较多的关注。看他三衣拼成一衣,还遮得东来犹露西;三餐挤成一餐,尤其有一顿没一顿的,心中有无限的感慨:修苦行还真不容易呢!不管寺里大众以什么眼光看待,以什么言语相向,师仍一本忠厚谦谨的态度,和颜悦色地待人,看不出上山前、下山后究有什么差别。师依然我行我素,白天与大众分忧解劳,晚上大殿一坐,悠然自得,从外面永远看不出十三年的洗刷,到底展露出什么晶莹的面目来!

白眼相向,如沐春风

师回承天寺不久,摆在大殿的香火钱丢了。当监院师与香灯师传出这个消息,举寺哗然。师没回寺以前,从来没掉过香火钱,师回来没多久,举寺赖以维生的香火钱居然不翼而飞。而且让大众直接联想到的就是——广师每天夜里都在大殿里坐禅,若说有人动手脚,第一个知道的应该就是他,既然他没有反应,那么偷香火钱的人,最有可能的人选是谁呢?在大家心目中也就不言可喻了!

自此,整个寺里上下,大家虽然都不明说,可是只要一进大殿,或碰到法师,没有不以白眼相向的。古人说:“万夫所指,不病而死。”师在众人默摈之下,一句表白说明的话也没出口,一点不满怨怼的心也不起。就这样度过了一个多礼拜,大家仍然怒目相待,师依然如沐春风。这时候,监院师与香灯师才出来说话,解开这段公案的谜底。原来香火钱并没有掉,这只是监、香二师想藉此事考验广师,究竟在山上十三年,历练出什么样的人格来!没想到广师居然在众怒之下如沐春风。经监院、香灯这一表白,大众师都自觉惭愧,这一个多礼拜,天天怒目所向的竟是一个人格完美、超然物外的道人。大家除了生起一份愧疚不安之心外,倍生一份敬佩赞叹之意,而师却依然故我,不为毁誉得失动容。

日月照洞,涌泉献瑞

一九四六年,端午节后,福建永春林氏至承天寺一游,与师有缘,师告之曰:“你到台湾教书,务要与我来信,台湾佛教受日本神教影响,已是僧俗不分。我与台湾有缘,将渡台兴建道场,度化众生。”林氏当即应允,且与师相处旬日,洽谈甚欢,并皈依座下,发心终身护持。六月十七日,林氏向师辞行,准备来台。临别时,师言:“如不能成行,可再来谈谈。”林氏亦不知所以,别师上船后,只觉师话中有话。没料到,船出海后,忽逢台风,不能远航。林氏下船后,即先奔告广师。师已在殿外平台等候,见林氏至,哈哈大笑谓林氏言:“我知道你会再回来。”次日,林氏急于赴台,遂与师言:“弟子去台心切,不知何时成行?”师言:“二十日晚上船,二十一日出海,二十二日可抵台。”二十日午,果得船行通知该晚上船。林氏又向师拜别,师再三叮咛,必须来信联络。临行,师并祝一路顺风。后,果如师言,一帆风顺抵台。

林觉非居士抵台后,即常与师联络。一九四七年夏,师遂在林氏安排下,与台僧普旺法师(基隆人,后改名普观,为基市佛教讲堂住持,现已圆寂),由厦门乘英轮渡台。

初,住新店空军公墓下之日式空屋。一九四八年,于新店街后石壁上开凿广明岩(即现之广明寺)。一九五〇年,再开创广照寺。一九五一年雕凿“阿弥陀佛”大像,是年冬,佛身已告竣工,正将开脸,不知何因,师忽离寺,工亦告停,一九五二年由粤籍李文启老居士募资完工。师离寺后,遂于土城成福山上,觅一天然大石洞,恢复往日隐居的生活。师所居住之山洞,高两丈有余,深约两丈,宽有数丈。因洞口朝东,日月初升,光即入洞,师为之命名“日月洞”。洞原无水,师住洞之日,泉忽自洞内石隙涌出,顺着山草流下,师急筑小池蓄之,泉清凉可口,饮之顿消暑苦。师喜获灵泉,遂于一九五二年春,于洞前盖木屋三间,左连厨房,中供地藏菩萨。是年,又于洞之上方搭一茅棚,有传觉、传波两位弟子同住,并指派传意法师为日月洞监院。

一九五三年,师又上山顶,在大石前再搭一小茅棚自住。间有大蟒于深夜至师处,毫无惧意,师为其授三皈。有一日,山下有一邻长诸子,偶遇大蟒,率众持棍欲扑杀之,师于山上听喧哗声,急出告诸大众:“蟒已皈依三宝,切莫杀害。”众闻师言,遂各散去。师自移锡日月洞内,鲜有人知,三度大定后,方为世惊。

一九五五年春,板桥女信众在土城半山购地供师,该山俗称火山,原为一片竹林。师由小径入林内,砍竹约三尺长,再以铁丝捆绑成一竹筏,离地数尺,系于生竹上,师即于上跏趺,有如史前先民生活。后即辟地搭盖瓦房一间,供奉佛像,余则草建茅棚。

一九五六年,师回新店,至一九五八年底,再上土城火山。一九六〇年建大殿,自此始命名为“承天禅寺”,改山名为“清源山”,遥念师出家面壁之本源。一九六二年再建三圣殿。一九六四年顺信众之请,飞往花莲,旋转台中,并于清水山上南寮兴建广龙寺。师数月未得回山,承天禅寺监院藉称三请于师,师不归,遂将寺中常住积蓄按等级分发,各自散去。一九六四年底师回承天禅寺,重整旧观,并建山门及方丈室。

师自来台迄定居承天禅寺,前后历十七年,深居简出,不欲人知,而此中所受煎熬迫害,亦不曾为外人道。末世道息,师亦自忍让不以为异。常有人与师建言:“这些无法无天的坏人,应该绳之于法,接受法律的制裁。”师回说:“好人要度,坏人也要度。我们应该惭愧,自己德能不足,无法感化他们,不应以嗔恨对嗔恨。”

禅净双修,示佛典范

师系禅净双修之苦行头陀,以其一身示佛典范。除雨天外,夜露坐,数十年如一日。破晓时,只见满山林木草丛上,皆露珠晶莹亮丽,唯独师坐处,约数尺直径周围全干。由于师慈悲方便,加上定慧禅功莫测,每日来山访问者日众。有虔诚皈依,求师开示法要者,有好奇凑热闹者,有自视非凡来比试禅定功夫者,各式各样的人物皆有,而师以一不识字老人,对答应付自如,佛法之不可思议,诚不谬也。今随举数例奉献读者:

(一) 某日有某教授,自认禅定功高,一大早撞进老和尚禅堂,一语不道,自个儿坐将下来,老和尚亦默默无言以对。过了一段不短的时间,这位教授开口了:“老和尚!您看这是第几禅?”老和尚言:“我看不出来。”对曰:“听说您禅定功夫很高,我已到了第四禅,您怎么看不出来?”老和尚答说:“我三餐吃饱没事干。”然后随手拿一团卫生纸,嘴巴动几下子,转过头来问:“卫生纸在跟我讲话,你听到没有?”教授犹如丈二金刚摸不着头,默默而退。

(二) 某师来访,与老和尚言:“我在外国时,每次遇到地震、台风,经过我作法以后,地震、台风都消失了。”老和尚对言:“我什么都没有。”二次来访,某师又说:“老和尚,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老和尚答说:“我每天吃饭、睡觉、还散步。”禅定功夫是自然的,没有个我在做什么,不执有也不执空。人言我“有”什么功夫,老和尚即对以“无”;人执“无”,则又以“有”对。某师要走,向老和尚说:“请老和尚到国外来普照!”老和尚诺曰:“你到我就到!”某师以为老和尚要大显神通,整装回侨居地,不见老和尚到来,心里觉得纳闷。再次拜访老和尚时,即询以:“老和尚不是说我到您就到吗?许久怎不见您老人家到来?”老和尚笑曰:“你来我这里,我怎么对待你,怎么言说,你不是很清楚吗?你回去把到这里我所说的说给他们听,不是你到我就到吗?”恍然大悟,默默无语。

(三) 某日,某清修法师来访,语老和尚言:“我修某某三昧数十年,今来台觅地修行,请老和尚开示!”老和尚对曰:“您修某三昧数十年,应该由您与我开示,我没修过什么三昧,无法与您言说。”某法师又言:“我想闭关,大约要几十坪地,外面弄个小花园,您老看如何?”老和尚对曰:“我们闭关,到底是心要闭关,还是身要闭关?若是心要闭关,我们这个四大假合之身已经够大了,若是身要享受,五大也不够。闭关是关六根,修心不是入地狱。”

老和尚与人对谈,从不假思索,直言以对,没有人情可攀,没有面子可护,完全是直心道场。

拜山请益,蔚为风气

由于慕名来者日多,老和尚经常有一段日子禁语,可是虽在禁语中,还是止不住朝山的人群。每逢星期六或例假日,都有人沿着石阶,三步一拜,朝上山去。他们或三、五人,或数十人,或数百人不等,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并有身体残缺者,然皆以十二万分的虔诚,诵念着弥陀圣号,或地藏菩萨尊号,不论酷日、寒风、秋雨,蓦直地拜下去,匍匐在地上三个多小时。上山与老和尚叩个响头,打个招呼,或让老和尚摸摸头,简单话个家常,大家都会如获至宝,沾沾自喜。

亦有专研佛法的出家、在家信众,将自己数年解不开打不破的疑虑,拣拾清楚,一齐上山与老和尚当面清点。如某师问:“闭关时,在吃的方面,是否要愈吃愈少呢?”答:“不是的,顺其自然,也就是要正常。要无所挂碍,要无我才是闭关,如有我,有吃多少的观念,那就不是修行,而是执着。”有问:“初出家的人应怎么修行?”答:“应先修一段苦行,也就是应该粗衣淡饭,勤劳作务,不论是挑水、搬砖、种菜、洗厕、劈柴、烧水……等,都要做,多做苦工,智慧就容易开显。而初入门的人,要把心安住,最好一心念阿弥陀佛!”问:“做苦工就是修苦行吗?”答:“一切都不计较,日常生活中不起分别心,就是修苦行。”又问:“闭关时,有时不想吃,所以不吃,可以吗?”答:“故意不吃,火气会上升,不能修行,不想吃的念头起来了,那还是执着。不想吃,是有一个你不想吃在。”又问:“有时不吃,反而觉得轻安。”答:“那只能轻松几天,是暂时的现象。因为我们还没到一心不乱、一念不起的境界,所以,执意不吃,身体会虚弱下来。”

除了拜山、请益的人络绎不绝于途,寺里每逢老和尚生日、七月信徒大会、打佛七、每月农历初的第一个礼拜天“大悲忏”法会,也都经常挤满了人潮,寺里大众,不分老少,大家为度众忙得不亦乐乎。某位常住众自觉我执太重,一直突不破。有一天,跑到老和尚面前,跪着恳求师父慈悲,想个办法帮他破解。老和尚满口答应,某人亦喜不自胜,雀跃不已。某日,正逢法会,大众忙得不辨东西,忽闻老和尚在大众面前喝斥那位常住众,大家亦不明所以,只觉得有些不同往昔,老和尚从来不曾喝斥常住众,有事也都私下和颜相劝。过些时,只见这位常住众整装捆包,跪在老和尚跟前,泪汪汪准备辞行。老和尚笑着说:“你不是要我帮你破我执吗?怎么才下一针砭就想走了!”他如梦初醒,破涕为笑,叩首而退。

间亦有人在老和尚面前告恶状,说是:“某某法师将寺里的银两,拿到南部购地建庙,老和尚,您要留意小心!”老和尚对曰:“喔!只在南部盖一间,这实在太无能了,怎么不多盖几间,最好到外国也能建几间。”谣言止于智者,老和尚对于座下的执事,有绝对的信赖,有人自叹寺里留不住人,实应像老和尚看齐才是。

人无老少,普劝念佛

老和尚八十岁左右,牙已全无,兹后即渐饮流质,夜亦进屋禅坐,十几年来不曾下山。今年九十二,垂垂老矣,然犹硬朗如昔,精神焕发,目光炯然有神,教人不敢正视。每有人询及师几十年修行证什么境界?得什么三昧?师只是摇头,说是什么功夫也无,年纪已老没有三昧,只是老实念佛!

师常劝人念佛,每有轻慢者,师常恳切慈悲劝勉:“念佛也不是简单的,必得通身放下,内外各种纷扰,都要摒弃,一心清净称佛名号,然后才能相应。要能将一句六字洪名,念得清清楚楚,听得明明白白,不要有一丝疑念,其他杂念自然消除,决定会证到一心不乱。如果你们信我的话,老实念佛,行住坐卧,不离这个,甚至在梦中都能把持得住,把一句佛号谨记在心,不为六根尘境侵扰,到了这种地步,自然心不贪恋,意不颠倒,等到功夫纯熟,西方极乐世界自然现前,千万不可掉以轻心!”又说:“你们看,螟蛉无子,每次拣选小虫,放入黄土块中,天天对小虫嗡嗡响,你们知道,它在说个什么?它在与小虫说:你要像我!你要像我!就这样把别人的小虫,化成自己的子嗣,一出块垒亦成螟蛉。我们念佛修行,当学螟蛉,专心一意,超凡入圣。每天摒绝根尘侵袭,天天念佛,念的是我要像佛!我要像佛!日后功夫成熟,当来必定成佛!”“念佛如有散乱心,怎么办?”答:“唯一的办法就是继续念,把全付精神投到六字洪名就对了!”问:“老法师,您看带业可以往生吗?”答:“带业不能往生,古德所言‘带业往生’,不是一般人想的那样。你有愿心往生极乐世界,临终时,若业力大于念力,那还是不能往生,但若念佛力大于业力,就能往生。”总说一句,人无老少,师总是劝人念佛。师已入耄耋之年,为度众生,极力支撑,明眼人士岂可错过!

——选自《广公上人初续编合刊》



地址:福建省泉州市惠安县    邮编:362100    电话:(0595) 87892517
泉州玖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闽ICP备16006499号-10  邮箱:273985157@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