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收 藏 | 中国雕艺家 | 南派雕艺  
首页 生活之声 聚龙小镇 文学天地 书画超市 禅茶一味 盆景艺术 雕刻天下 风云人物 榕树下教育培训 莲花寺传统文化馆
文学天地
当前栏目: 文学天地 > 诗歌 >
2014年1月22日 作者:admin [返回]

诗歌是一场阴谋

 

吴伟平

 

我若来搞诗歌,我会怎么搞?

100首诗作,写100篇诗评,写100篇诗论,写100件诗书合璧的作品。限于才疏学浅,若是再通乐理,我会把100首诗谱成歌,自弹自唱。很明显的,这五项组合起来就可以打造一艘完美的诗歌航母,足以称霸诗坛!甚至震动整个文化界!因为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能这样做!

100首诗,不难,只要情感发酵得差不多,思维敏捷点,一小时搞定一首应当没问题。但你一定要头脑清醒,不要再发热下去,要心平气和地对自己说:这顶多是一颗子弹,在这个现代化战场上,没有一点优势。甚至是一种笑话!而后你拿去给志同道合的朋友看,要么得点廉价的赞美和鼓励,要么被泼冷水——泼冷水是相当有必要的,不然你骄傲的心理还是会膨胀的。呵呵,谁都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这是一件伟大的作品!你想的与事实不一样,即使人家赞美你,你也觉得他是在隔靴搔痒,不能让你痒得真的想跪下来向上苍握拳,坑爹似的叫。你觉得他们都是傻逼,没有诗的细胞。不过,我还是想说,当你绞尽脑汁写完100首诗,你还是选择沉默为好。要知道,能发表的能得奖的,都是因为上苍听到你的哀号而动了怜悯之心。其实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100首诗,没有多大的杀伤力!当然啦,小范围内有影响是因为“世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

虽然看扁了100首诗,但不能不说它们是重要的,甚至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诗评诗论书法音乐还要依赖于它们的。它们是甲板。

写诗评,比写诗难点,毕竟要读别人的诗,还要写文章。首先,读别人的诗我想跟上厕所遇到便秘非常相似——想看给它完,却老是看不完。凑合着看吧,越看越恼火:这叫诗吗?可生气了,诗也看得差不多,剩下的就睡觉去吧。然后你拿起笔要写文章了。评论嘛,还真少写。虽然平时唧唧歪歪平平仄仄很厉害,可话说容易写难呀!当然聪明的你总是有法子藏拙的。你会先看别人是怎么写的,摸到规律后,你还会创新的,懂得适当地把哲学家、心理学家、美学家们的一些经典话语援引过来,以充当门面,让人家知道我还是有学问的。至少文章看起来是多些厚度的。当你开始写诗评时,很多诗友开始刮目相看了,因为大多数人是写不出来的。于是乎你占了优势,可以沾沾自喜了。从此你一发不可收拾,以横扫千军的架势,给诗坛的名将们写下了有点文化含量的100篇诗评。

走到这一步,我要恭喜你,因为你已拥有了战斗机!

接下来,你还不能嚣张,你还必须拥有导弹最好是核武器,那就是写诗论。写诗论,那就真正有文化含金量了。你没饱读诗书,没博学多才,断然写不出来!古今中外的好书要老老实实坐下来啃,一点浮躁都不允许。“一物不知,君子之耻”,所以你把知识面调整到最大范围,像鲸鱼一样在到处疯狂地捕食。厚积薄发,你终于感觉自己有实在的东西,不得不发表自己的看法了。你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简直是惊天动地,震得诗坛鸡飞狗跳。这时,你有资格对他们发话了,包括自己最亲密的诗友:“小子,什么叫诗歌?这才叫诗歌!”你趾高气扬,可是几乎没人能跟你一搏的。就像孙猴子大闹天宫一般,什么天兵天将,统统回家去给老婆洗脚脚!

很不错了,连我都要夸奖你了:有真料!

当然,你的才华不仅限于此。

虽然在神圣的诗坛,你声名狼藉——你一定会声名狼藉的,因为你实在太厉害了。但是这时候的你反而谦虚谨慎了。因为你忽然发现你很多好东西没有学,最要命的是在这个诗歌式微的时代,几乎没有一个成功人士会认同你,甚至嘲笑你。你像孙猴子一样结结实实被压在五指山下了。这时你才发现还有佛。当然仙界还有很多高手当时没有真正出招。反正你讨厌佛了,你不会学佛,虽然佛性常住宅心。

古人云:三十不豪,四十不富,五十将来寻死路,生不认魂,死不认尸。你开始感叹人生的短暂和自己的虚度年华。当你茫然不知所措时,偶然看到了古董书画拍卖这个该死的节目——它彻彻底底击碎了自己想当大诗人的梦想。殊不知,苏东坡9个字,有多大面积?一巴掌都没有,却拍卖了五千多万。远的不说,反正苏东坡不会活过来跟我们抢蛋糕的。就看当代的书画家们吧。天杀的!一屁股大就要你写诗写一辈子甚至几世!呵呵,你还是脱不了俗!庄子说:众人重利,廉士重名。还是名利有说服力!

你躺在被窝里整整三天,盖了三条棉被还觉得冷。你不是在冬眠,也不是想窝出诗来。而是心在流血!你终于醒悟了,反复地下决心想当书法家或画家。

于是你开始留心身旁的书画作品,也积极与身边的书画家们谈书画之事了。虽然众说纷纭,但你的确看到了他们头上耀眼的光环。真正名利双收的是他们呀!他们玩的东西,让你咋舌,羡慕垂泪:那才叫人的生活呀!

你把他们当圣人了。可圣人心就是怪。圣人是用来干什么的?教训人的。当你自以为凭交情就可以轻松拿到他的作品,可他却嗤之以鼻:不要以为那是一张纸,要的话去泉州找我哥买。你傻了,一张纸嘛,何必这么高傲!你生气了,却故意去泉州他哥店看看。不看不知道,一看才知道自己多没有底气呀。人家一平尺就可以卖上千上万的。你却凭一句话想要过来,真是羞死人了!你原谅了书坛大腕,开始给自己鼓劲要写好书法或画画。

画画你真的是不行,没有任何基础,画个月亮像月饼,吃了还不能消化。

很聪明的你自然就转到书法上来了。起初,你真的以为书法很简单。中国人嘛,谁不会写字!你铺纸挥毫,可下笔如遇鬼——笔不听话了。字更是让你欺负得皮开肉绽,魂飞魄散。你不敢面对自己,因为历来你是自视甚高的,却惨败在这些小玩艺上。但你还是咬牙切齿地坚持搏斗,一个晚上下来,笔墨纸砚是不会累的,你却累得想把骨头抽出来,骨头归骨头,血肉归血肉。

第二天醒来,你真的不愿醒来,却醒得比太阳还早。你有点泄气了。但还是挣扎着起来写字。因为你知道苏东坡是非常勤于墨田耕耘的,曾说:非人墨磨墨磨人。你相信自己是吃得了苦的,最重要的是利益当前,太诱惑人了。可人家苏东坡是老老实实临帖的,而你是胡乱地写一通。也就是说你还在书法门外。你瞎胡闹了一年,要一年哦,还要身边的书法家很吝啬地赐教,你才对书法有些认识:真难,真他妈的难!

但你依然有种死猪不怕热水烫或者说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执着地向书法挺进!

你开始买书法之类的书籍,看多了,临多了,才真正有种被洗心革面的感觉,并为过去写那么多无病呻吟的诗后悔不已,你知道那些东西是亚文化,是庸俗的高贵,是自欺欺人的轻文化。同时你庆幸自己走上了更高更正统的文化。在书法世界里,你读了许许多多古今的书评书论,第一次知道那些才是好文章。回过头来,你会冷冷一笑:奇怪,今人大多不会读书不会写文章。

古质今妍。古人说得实在太好。你开始入古渐深了。经过一番理论的熏陶,你对书法的理解远远超过那些整天临池的实干家。当然你在实践上也是有所进步的,至少对笔墨纸砚有感情了。

那就继续努力吧!鲜花就在前面!

晴耕雨读,寒暑易节,你的书法终于可以拿出来晒晒了。要知道你写100首诗歌也没有如此振奋。由于你名不见经传,也没有亲授师,是自学成才的,所以大家还是比较包容你的,给了你甜甜的鼓励,正如你当初写诗一样。说白了,你太弱小了,人家想欺负你都觉得有损尊严,所以干脆迎合你,让你有种鲤鱼跃龙门的快感。但你着实欢喜了一场,毕竟是迈出了长征的第一步。接着,你几乎全身心投进去了,废寝忘食地奔跑在书法路上。

渐渐地,你尝到了心手两畅的滋味。正如当初写了一首自以为可以传世之诗一样激情如海。可是你错了,你误把快感当作畅快。因为畅快的前提是沉着。然而你的书法是留不住的,一滑而过,太草率了!

若不是书法界的朋友一再或宛转或残酷的批评,让你醒悟了要悬崖勒马,否则会粉身碎骨的。你的脑筋还算好使,立即回头是岸,赶紧用更专业的精神打进去!你从明清追溯到晋唐,又从晋唐回到当代。古取道,今取技,你转益多师,终进佳境!

非常恭喜你:我们伟大的诗人快要完成最华丽的转身!

你也非常得意,因为你在书法上有理论、有评论、有实践,三者合一,又可以大闹书法界了。当然深谙战略战术的你出的第一拳绝对不是书法作品,而是书法批评。

吴伟平这人是有点狂了,但狂而不妄,他一语中的地说:诗人是天生的书法家。他说得有理有据,你服了,但你还想说:诗人也是天生的批评家。你无法用文章阐述这个观点,但你用行动证明了这一点。你非常准确地瞄准了书法家们缺失文化的要害,高举文化大旗,以气吞万里如虎之势向书法界发起了猛烈的攻击。很快你得到了赞美,并得到了“民间书协主席”齐玉新的表扬,他把你的文章推得很高,让更多的人来认同你的观点,反省自己,同时你也得到了无数的臭骂。哼,敢说我们书法家没文化?!哼哼,你就是敢,越战越勇,以黑得无色厚得无形的气度屹立着,像泰山一样岿然不动,或者像佛家说的:如如不动,不取于相。真的,你也奇怪自己的勇气和魄力,这得感谢正能量文化的支撑。当你批得差不多时又有两位重量级人物加进来了,他们就是王岳川先生、朱以撒老师。呼吁文化,请书法家们放下笔,用脑袋思考,用心去体道,成了那时期最热烈的话题。终于书法界的朋友你都得罪了,不过,聪明的还是感激涕零。要知道书匠、书奴,那是何等悲惨!当你写了许多措辞激烈的文章后,你发现你的能量没了,你写不出更好的文章了。你茫然了,悄悄地又写起诗来,却发现自己找不到当时写诗的感觉,那种很神经过敏的东西荡然无存了。你硬挤着写,憋了几首,拿去发表,见鬼,都石沉大海了!要知道自己春风得意时,就是打个哈欠也是一首完美的诗歌,即使最权威的杂志都争着要发表、转载。你愣了,忽然拍着大腿叫道:这人生咋像西游记一般。孙猴子自从被唐僧救出后,再也没那么神气了。去西天取经的路上,除了小妖小怪外,基本上是要请仙佛来帮忙的。

你进退无门时,忽然许多书法家要你写评论了,说有好处。你真的不是冲着好处去,实在是没地方发泄了。你开始转战于评论。从批评到赞美,你完成这个高难度动作,只用了一秒多。你开始拼命堆砌华丽辞藻没头没脑地把人家吹上天了——所有没文化的书法家一下子被你吹成是书圣再世东坡降生。书法家们自然很高兴,你自然也得到了很多好处。但有人开始攻击你,说你不会写书法。

这话你实在吃不消,于是你开始创作。不知浪费了多少纸张,渐渐地,你懂得谋篇布局,懂得笔墨纸砚的性情,懂得“抱元守一”、“知白守黑”、“澄怀观道”、“以少少许胜多多许”等等大道理。书为小道,古人说的也不一定对。黑白世界,亦是哲学、美学等高级文化的表现。王荆公云:“入之愈深,其进愈难,而其见愈奇你一日千里,作品得到了许多书法家的高度赞扬,包括中国书画院院长。随之,要你的作品的人多了起来。你像王铎兄那样“一日临池,一日应索请”,忙得不亦乐乎。周围的人开始称你是大诗人、大书法家了,赞美的声音真受用!

当你完成了在书法界崭露头角的艰巨任务后,你觉得你还要回到乌烟瘴气的诗坛。你又开始作诗了,奇怪,这次诗兴大发,你一连写了好几首,而且首首精彩,意味深长,一洗先前之浮躁和无聊,真的有诗味了。你恍然大悟:只有让自己的精神达到一定的高度,才能俯视万物,照见五蕴皆空,让心呈现出本来面目,而这时的作品自然会高出绝大多数人的水平。

艺无止境。你知道只有向更高层次的文明进军,自己才能凌绝顶,于是你勇敢地向儒释道三家学习了。英雄到老始信佛。多才多艺的丰子恺先生也说:人生有三层楼,第一层楼是物质生活,第二层是精神生活,即文艺生活,第三层是灵魂生活,即宗教生活。你孤傲和桀骜不驯的心在圣人们的指引下变得温润如玉了。你感慨圣贤之经典才是人类最高的精神文明。然而你也只能浅尝辄止,因为你更多的时间被花费在诗书上。

你依然坚持写诗和书法,并尝试诗书合璧。绝顶聪明的你(当然你没有秃头,这得感谢三小们没来乱砍滥伐)知道1永远是1,但1加1不是2,而是11,这种力量是非同小可的。你很快就进入状态,几个小时就搞出了几十米长的宏构巨制。感谢上天,你很会浪费纸张!因为这件作品只能自己孤芳自赏,但你热衷于此,并发誓要搞出一百件,震惊中外!

至此你的航母战斗群初步建成了。

而你的野心也暴露无遗了。虽苦却乐着。虽乐也苦着。中国人谁都不容易呀!

你转来转去,梦还是长方形的。

佛家说,有爱终是累此生。苏东坡也曾慨叹:吾薄富贵而厚于书,轻死生而重于画。当然,他还接着说,岂不颠倒错缪失其本心也哉?没错,诗书画都是文人玩的。而玩趴的不计其数!人生最重要的还是不能失去本心!

最后的最后,你明白了吴伟平的一句话: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阅人无数不如观心自悟!

他的哲学理念是:修三分!

 



地址:福建省泉州市惠安县    邮编:362100    电话:(0595) 87892517
泉州玖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闽ICP备16006499号-10  邮箱:273985157@qq.com